看尽
酒水天下事

杯酒释兵权的背后

在结束五代十国局面的过程中,北宋统治者着重考虑的问题有两个:一是如何重建中央集权的专制统治,使唐末以来长期存在的藩镇跋扈局面不再继续出现;二是如何使赵宋王朝长期巩固下去,不再成为五代之后的第六个短命王朝。

建隆元年(960年)末,宋太祖平定李筠及李重进叛乱后的一天,召见赵普问道:为什么从唐末以来,数十年间帝王换了八姓十二君,争战无休无止?我要从此息灭天下之兵,建国家长久之计,有什么好的办法吗。

赵普精通治道,对这些问题也早有所考虑,听了太祖的发问,他便说这个问题的症结,就在于方镇太重,君弱臣强而已,治理的办法也没有奇巧可施,只要削夺其权,制其钱谷,收其精兵,天下自然就安定了。赵普的话还没说完,宋太祖就连声说「你不用再说了,我全明白了」。

于是一个重建中央集权专制制度的计划就这样酝酿出来,并逐步付诸实施了。宋太祖(宋代第一个皇帝赵匡胤)即位后不出半年,就有两个节度使起兵反对宋朝。宋太祖亲自出征,费了很大劲儿,才把他们平定。

为了这件事,宋太祖心里总不大踏实。有一次,他单独找赵普谈话,问他说:「自从唐朝末年以来,换了五个朝代,没完没了地打仗,不知道死了多少老百姓。这到底是什么道理?」赵普说:「道理很简单。国家混乱,毛病就出在藩镇权力太大。如果把兵权集中到朝廷,天下自然太平无事了。」宋太祖连连点头,赞赏赵普说得好。

后来,赵普又对宋太祖说:「禁军大将石守信、王审琦两人,兵权太大,还是把他们调离禁军为好。」宋太祖说:「你放心,这两人是我的老朋友,不会反对我。」赵普说:「我并不担心他们叛变。但是据我看,这两个人没有统帅的才能,管不住下面的将士。有朝一日,下面的人闹起事来,只怕他们也身不由主呀!」宋太祖敲敲自己的额角说:「亏得你提醒一下。」

历史典故-杯酒释兵权

历史典故-杯酒释兵权

一日宋太祖设宴款待众将领酒过几巡,宋太祖命令在旁侍候的太监退出。他拿起一杯酒,先请大家干了杯,说:「我要不是有你们帮助,也不会有现在这个地位。但是你们哪儿知道,做皇帝也有很大难处,还不如做个节度使自在。不瞒各位说,这一年来,我就没有一夜睡过安稳觉。」

过了几天,宋太祖在宫里举行宴会,请石守信、王审琦等几位老将喝酒(此时是公元961年)。石守信等人听了十分惊奇,连忙问这是什么缘故。宋太祖说:「这还不明白?皇帝这个位子,谁不眼红呀?」石守信等听出话音来了。大家着了慌,跪在地上说:「陛下为什么说这样的话?现在天下已经安定了,谁还敢对陛下三心二意?」宋太祖摇摇头说:「对你们几位我还信不过?只怕你们的部下将士当中,有人贪图富贵,把黄袍披在你们身上。

你们想不干,能行吗?」石守信等听到这里,感到大祸临头,连连磕头,含着眼泪说:「我们都是粗人,没想到这一点,请陛下指引一条出路。」宋太祖说:「我替你们着想,你们不如把兵权交出来,到地方上去做个闲官,买点田产房屋,给子孙留点家业,快快活活度个晚年。我和你们结为亲家,彼此毫无猜疑,不是更好吗?」石守信等齐声说:「陛下给我们想得太周到啦!」酒席一散,大家各自回家。

第二天,石守信、高怀德、王审琦、张令铎、赵彦徽等上表声称自己有病,纷纷要求解除兵权,宋太祖欣然同意,让他们罢去禁军职务,到地方任节度使,并废除了殿前都点检和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司。禁军分别由殿前都指挥司、侍卫马军都指挥司和侍卫步军都指挥司,即所谓三衙统领。在解除石守信等宿将的兵权后,太祖另选一些资历浅,个人威望不高,容易控制的人担任禁军将领。禁军领兵权析而为三,以名位较低的将领掌握三衙,这就意味着皇权对军队控制的加强,以后宋太祖还兑现了与禁军高级将领联姻的诺言,把守寡的妹妹嫁给高怀德,后来又把女儿嫁给石守信和王审琦的儿子。

张令铎的女儿则嫁给太祖三弟赵光美。历史上把这件事称为「杯酒释兵权」(「释」就是「解除」)。过了一段时期,又有一些节度使到京城来朝见(此时是公元969年)。宋太祖在御花园举行宴会。太祖说:「你们都是国家老臣,现在藩镇的事务那么繁忙,还要你们干这种苦差,我真过意不去!」有个乖巧的节度使马上接口说:「我本来没什么功劳,留在这个位子上也不合适,希望陛下让我告老回乡。」也有个节度使不知趣,唠唠叼叼地把自己的经历夸说了一番,说自己立过多少多少功劳。宋太祖听了,直皱眉头,说:「这都是陈年老账了,尽提它干什么?」

宋太祖收回地方将领的兵权以后,建立了新的军事制度,从地方军队挑选出精兵,编成禁军,由皇帝直接控制;各地行政长官也由朝廷委派。

通过这些措施,新建立的北宋王朝开始稳定下来。宋太祖的做法后来一直为其后辈沿用,主要是为了防止兵变,但这样一来,兵不知将,将不知兵,能调动军队的不能直接带兵,能直接带兵的又不能调动军队,虽然成功地防止了军队的政变,但却削弱了部队的作战能力,以至后来宋朝在与辽、金、西夏的战争中,连连败北。

滋生腐败

史载,在「杯酒释兵权」时,赵匡胤曾开导众武将说:「人生苦短,白驹过隙。众爱卿不如多积金宝,广置良田美宅,歌儿舞女以终天年。如此,君臣之间再无嫌猜,可以两全。」那话的意思是只要众将放下武器,不掌兵权,不再对他赵匡胤的皇位构成威胁,那么,其他一切都好说,想要什么都行。

仅此可见,赵匡胤在「释兵权」时,表现得非常地慷慨当然是慷国家、民族之慷,用《宋史·石守信传》的原话说就是「赏赉甚厚」,给众武将开出了极为优厚的价码。

透过现象看本质,所谓的「杯酒释兵权」,说白了,其实不过是宋太祖赵匡胤「以腐败换兵权」罢了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「杯酒释兵权」,不啻是赵匡胤给整个武将集团颁发了一张「腐败许可证」。由于有了皇帝亲自颁发的这张「腐败许可证」为庇护,所以,从那之后,武将们都「理直气壮」地进行腐败。据史料记载,太祖的武将们几乎清一色的都是些贪财好色之徒。

在「杯酒释兵权」这场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博弈与政治交易中,赵匡胤表现得极为慷慨和仁爱,为了「安抚」石守信等武将,他不但向他们赏赐了大量的钱财,而且还「约婚以示无间」,与一帮武将缔结政治婚姻。「杯酒释兵权」后,很快太祖便爽约将自己寡居在家的妹妹燕国长公主嫁给了高怀德,女儿延庆公主、昭庆公主则分别下嫁给了石守信之子和王审琦之子。

显而,这种婚姻有着强烈的政治色彩,是对失去兵权后的武将们的一种笼络、安慰与补偿。

赵匡胤的这些做法非常有效,由于赵匡胤所采取的「以腐败换兵权」的政策或策略,除了在立国之初相继发生了两起由后周旧臣李筠、李重进所发动的叛乱外,此后,在大宋帝国内部,300多年间竟然再也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「黄袍加身」的政治事变。

然而,天下事往往有一利则必有一弊。「以腐败换兵权」对于大宋帝国来说,无异于自毁长城,慢性自杀。代价也太大!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酒事春秋 » 杯酒释兵权的背后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酒事春秋,酒文化大全!

商务合作联系我们